宿雪_苍白的星星

全职叶黄双担,叶黄only,目前沉迷叶黄中~他们两个超萌的啊
aph耀攻党,黑三角互攻无差,联五不定向cp可吃,天雷极东和菊湾.
【高三长弧】
这里阿雪,是个新透
可能是个懒癌晚期了QWQ

少天生快 !

  你眸光闪闪,眉间有星辰宇宙。 
                  一一一致我挚爱的少年
黄少天,在世纪之交夏日的蝉鸣中,这三个字自人间荡漾开来。
世界上有那么多的城墙,城墙里又有那么多条街巷。而今你越过无数条岔路,自时光里向我们走来,并自此最终成长为我们熟悉的模样。
14岁的少天,或许接触荣耀还不久,带着几分好奇以及兴奋,操纵着一个名为"夜雨声烦"的账号。那时还只道是个玩的顺手的游戏,最多不过是带着份不寻常的喜悦,却不知命运的转轮已悄然拨动。
15岁的少天,第一次听说职业联赛,伴随着懵懂的憧憬,辞别熟悉的家人,叩开了一片陌生的蓝雨,也叩开了贯穿自己整个青春的命定之门。
16岁的少天,第一次亲身经历重要人的退役,"退役"两个字如一片轻悠悠的羽毛,在少年心里激起一阵涟漪。少年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什么也没有,只是从此他更加理解"职业选手"四个字背后的重量。
17岁的少天,似一团积蓄着炽热的初阳,等待着黎明到来时的喷薄而出,为着不远将来的梦想,蓄势待发。
然后,18岁的少天,第四赛季出道,蓝雨的王牌选手,黄金一代重要的一员,联盟一颗耀眼的新星。
春去冬至,寒来暑往,少年终于长大成人。
再之后的少天将会成为联盟最强的机会主义者,并在第六赛季为蓝雨摘得冠军,成为第六赛季MVP联盟最有价值选手,并成为整个黄金一代中唯一一个账号被封神的人,成为联盟五圣之一的剑圣。
你的未来将光风霁月 ! 而来日方长,未来可期。
亲爱的少天大大,18岁成人礼生日快乐  !

夜雨声烦,剑定天下  !

前阵子看了 偷影子的人,里面男主和前女友的相处让我不由得想到了叶黄。不过偷影子的人里面的相处模式是努力装成爱情的友情,但叶黄在我这个cp粉看来更偏向于伪装成友情的爱情,简单来讲就是那句话“我们先表面上称赞他们的兄弟情,实际上我们都知道,这tm是爱情”。

每个人都是一个小世界,叶黄两个人很像是两片看似平静的大海,但其实双方的心中都有着惊涛骇浪,但最终表现出来却只是让彼此掀起的一点儿浪花相撞,而最深的感情则被隐藏到了更深处,毕竟这两个人骨子里的都有着深邃的冷静与理智,这样的设定,又苏有时候又让人无奈。

不过叶黄之间让我来比喻的话,其实像是两个在自己人生路途上不断努力攀登高峰的旅人,而当他们费尽心力攀上了顶峰时,正巧在那里遇到了彼此。然后在下一个高峰,再一次攀上顶峰,在沉湎于成功的喜悦时一回头又看到了那个与自己闪烁着同样光辉的人。
曲解一下虫爹的话,他们的感情是在频繁的遭遇中建立起来的,但其实最终吸引双方走到一起的,是彼此身上独一无二又与自己相合的光。

*我踏过无数时光的注脚

*唯独你是那个可以与我共同面对巨大时间洪流的人.

我爱他们,超级爱,他们两个都是超级好的人> <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少年。」

首先,占tag致歉。

大早上的看文看的十分感慨,仍少年这篇文也太神了吧,让我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
清白太太用同人创作弥补原作里的一些遗憾,在一个新的背景下,让叶神以少年的姿态回归,不用经历从网吧再拉一支战队的艰辛,同时又能再一次展现少年的风华正茂,而且在这样的背景下又和兴欣的人有着丝线般
的联系,一切都好像一场无法观测的命运轮转,所有的一切皆被改写,但所有的羁绊却又夹裹着潮水奔涌而来的。
看里面的少天时,真的忍不住哭了,大概是因为最近都在忙他b萌比赛的事,看到他在大家都在悼念一叶之秋时,明明不会却一气呵成的模仿那个人吸烟,似乎已经在心里排练过很多次了,真的这里的他真的好让人心疼啊,幸好最后和叶神又相认了,然后就是后面少天从蓝雨转会到叶神的战队,虽然有机会看到他俩并肩作战了,可是也会感觉更让人心疼,他要经历多么深的挣扎才能作出这样的决定,感情已深入骨髓,剥离不开了吧。
不得不说,真的是一会儿虐得我肝肠寸断,一会儿看叶神打别人的脸,把那些曾经针对他的人打脸打的啪啪响,又借着新身份再拉一波职业选手的仇恨看的直想笑。
这篇更加坚定了我的心,不管以后会不会爬墙,退圈出坑,叶黄这对cp永远是我心中的白月光 ,永远的第一顺位初恋cp。
同时,也让我镇定了,放假回来发现b萌游戏玩家入场了,说实话内心特别慌,毕竟今年全职还是偏向于各自为战的,谁家都盯着燃王的位置,真怕到时候人心不齐直接被人家合纵连贯,一个个缴灭。
但是现在感觉,管你对手是谁,既然要战,那么绝对奉陪到底  !
要给那个少年18岁的天空送上一场盛大的烟火,要让他得燃王禁赛去找老叶。
战就战,绝对要送少天上燃王,黄少天今年必须燃王,哪怕呕心沥血也要送你上燃王  !

你们的荣耀永不散场  !
叶神,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少年  !

强烈推荐清白之年太太的  仍少年   。
顺便希望有b站号的之后比赛时帮帮少天  !

占tag致歉,过会儿就删QAQ

.                                                                          .

叶神生快 !

     你眸光闪闪,眉间有星辰宇宙。
              ——致我挚爱的少年

叶修,你将迎来21岁生日了吧。这是个什么日子呢?是嘉世三连冠,一举缔造嘉王朝,你职业生涯最巅峰的时刻。这时的你如何呢?应当是意气风发,风华正茂,眉眼璀璨亮如皓月,是正当时的少年人的样子。你尚且还未经历之后的一些事,未修炼成之后的老练与沉实,尚有着青春飞扬的模样,这年少模样美好极了。往后的日子怎么样呢?你要面对吴雪峰离开后失去的与队员的一些默契,再往后,又要面对与陶轩时隐时现的矛盾,以及战队成绩下滑等一系列的波折。但是,那又怎样呢?少年不惧岁月长,你终会在联盟的历史上留下最闪耀的一页,因为那就是你,叶修,无人可及亦独出无二。看似老练冷淡,平时拉的一手好仇恨,但实际上有着无比温柔细心的一面。你在践行着我们很多人都不曾做到的事:听从你心,任尔东西。

真的是好喜欢你啊,叶修大大生日快乐 !

【叶黄】 记一次台风


    #灵感来自于去年刮台风,然而懒直到现在才完成#
    #有私设,甚至和原著有些出入#
    #ooc有#
    #这里宿雪,就酱#




.广州的夏秋季节总是多台风和暴雨,对于战队选址临近海滨的蓝雨来讲,今年也是如此。

蓝雨宿舍里,蓝雨的当家选手黄少天正坐在床沿上手指灵活地在手机上码下一段文字。

-老叶老叶老叶,我跟你说,我们蓝雨这边正在刮台风——是那种百年一遇的大型台风,怎么样?见都没见过吧,哈哈哈,不过我们蓝雨可是经过许多个充满台风和暴雨的夏天的.

末了,他将短信保存到草稿箱,命名为今天的日期。然后关掉短信界面,准备浏览一下手机上的其它软件。

“-轰!”“-咔!”

两声不和谐的声响打断了他的下一步行动。对于‘咔’的声响,黄少天倒不陌生,在这样的台风天里,估计是蓝雨某处的电路坏了。不过这如同重物倒塌的‘轰’声,黄少天放下手机走到窗子前。

只见蓝雨宿舍前那棵黄少天出道时栽的杨树顶不住这样强的风和连日的暴雨轰然倒下。

虽然也算是情理之中,但依然有些可惜。

说起来当年栽这颗杨树那年,也是他和某个没下限大神在现实中初遇的那年。

那是联盟历史上群星闪耀的一年,那年涌现了许多后来大有作为的职业选手。作为那年出道,后来享誉盛名的联盟最出色的机会主义者,黄少天自然算得上是相当闪耀。

可即便如此,刚出道不久的年轻剑客依然很快遭遇到了挫折,譬如新秀墙,譬如比起一些老选手所缺乏的老练和经验。

那时他正岔岔的研究比赛录像,忽然听见身后的训练室一片骚动,一扭头就看得一个约莫二十出头,叼着根烟,一身休闲派头的年轻人站在他们训练室里。黄少天刚想问你谁啊来我们蓝雨干嘛,那人却先他一步朝他走过来,把烟取下来夹在手指间,开口问他。

“你就是那个谁,黄少天吧?”

“对啊。”

“也是那个当初满世界抢BOSS的夜雨声烦,对吧。”

“......靠,黑历史不要提,不对你谁啊?来蓝雨想干嘛?以及蓝雨不让抽烟的知道吗。”

黄少天说完这句话,用警惕的眼神仔细打量着来人,还朝他手里的烟瞟了好几眼,那人显然被他的行为戳到,决定不再逗这位小朋友。他说。

“哦,老魏让我来顺路送点东西,顺便也来看看他的宝贝徒儿——就是你吧?我嘛,你当年抢BOSS不是也有抢不到的时候吗,我就是你当年成天也抢不到的那个。”

黄少天从中捕捉到了关键信息。

“一叶之秋?你是叶秋 !”

那人抽了一大口手中的烟,默认了。

“靠你不要在蓝雨训练室抽烟,顺便带账号卡没,来pk一场啊。”

那人看了看黄少天从眸子里瞬间升起的闪的人晃眼的光,微微勾起了唇角。

“看你这么精神,我觉得老魏显然是瞎操心,那我就陪你打一场吧。”

于是叶修就陪黄少天打了一天的指导赛。

这期间叶修深刻的认识到,当初就不该答应打那一场的,因为从这开始对面那个充满活力的家伙就缠着他打了整整一天。

虽然本着前辈的身份,他还是给了黄少天许多新人的指导,不过他结束这些后就发誓再也不会因为故人的嘱托什么的来蓝雨了。至于之后究竟有没有来过,那都是后话了。

黄少天回忆过往事,将蓝雨的窗帘拉紧,然后躺回到蓝雨床上,试着入睡。

一时间蓝雨这间小小宿舍里只有风呼啸,雨敲打的声音微微渗透过来,除此之外,只有微不可闻的浅浅呼吸声在有一搭没一搭的响起。

沉默良久。

黄少天摸了摸床头边上的手机,顺势从床上坐起来靠在墙上,然后揉了揉因为努力入睡而闭得酸涩的双眼,重新打开手机的短信编辑页面,点开刚才保存的那条短信,继续输入。

-老叶老叶老叶我们蓝雨门前我当初出道时栽下的树被台风刮倒了,而且我们蓝雨刚刚还停电了,哈哈,不过这在台风天都快成常态了,我现在都被困在宿舍里想睡睡不着呢.

黄少天将刚刚输入的内容再一次保存。接着稍微翻动了一下草稿箱里的内容,这一看倒是有些感慨。

因为他的草稿箱里洋洋洒洒躺着百十来条和他刚保存的短信差不多日期只是年不一样的短信。实际上自某个夏休期结束同样的台风天里黄少天一时兴起码了些这样意味不明的字之后,他就习惯了在这样的台风天码这些可以说永远不会发送的近乎吐槽的话。

是的,永远不会发送,即使叶修一时兴起买了手机,他的这些短信收件人那一栏已经可以有确切的信息了也不会。

过了挺长一段时间后,黄少天看外面的台风暂时没那么汹涌了,于是打开手机给那条短信收个尾。

-老叶,我知道你不会收到这条短信的,所以我在这里说些对你的想法吧,我想说,我好像有点喜欢你。

黄少天的这些短信收尾都是一小段对叶修的看法,可能最开始他只是码着玩的,但是到后来他明白了,原来在他自己都没察觉到时,他已经喜欢上叶修了。

一场注定无疾而终的暗恋。

黄少天这样给自己的感情下定义。

他将短信保存后把手机放进口袋准备去找点东西吃,可能是跑了一下神,他完全没注意到自己下意识地点了发送。

这边叶修正在上林轩收拾东西,自己放在桌上基本上没怎么用过的手机却毫无征兆的响起一阵"叶修叶修叶修,来pk"的声音。

叶修最开始还在想难道是黄少天来了?但这不可能啊。过了一会儿才想起这是他的短信提示音,想到这儿,他勾了勾嘴角。

拿剑圣的声音做短信提示音,这种事大概除了他联盟也没谁了吧。

叶修拿起手机,最开始还想着是不是垃圾短信,毕竟他的手机收到的最多的就是垃圾短信了。点开却发现短信的发件人可不就是他刚刚还听过的声音的主人,黄少天嘛。

他点开短信,拣重点的看,看着看着,他脸上的笑意愈来愈浓。

于是叶修毫不含糊的给黄少天打了个电话过去,边打还边看了看墙上的黄历,嗯,大吉大利,是个好日子。

而黄少天此时正好刚刚发现自己不小心将短信发送了出去,正在思索怎么处理。叶修的电话就在此时打了过来,吓得黄少天手一哆嗦直接将手机扔了出去。

手机掉到床上继续锲而不舍地响,并且在自动挂断后不消几秒就又开始响,显然对方大有黄少天不接到他就一直打下去的势头。

真是冤家啊。

黄少天无奈地拿起手机接通,然而刚听到对方开了个头"少天大大,我觉得你可能需要解释一下......"他就飞快地把电话挂了。

我可能还没准备好。他想。

他把床头某年荣耀出活动送的一叶之秋玩偶揽过来戳着。

解释个鬼啦。

然后一鼓作气接通电话。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喜欢你罢了不过我们还是把这个愉快地揭过然后继续做朋友吧哈哈哈哈你说是吧......”

“我觉得不行。”

黄少天感觉自己心跳漏跳了一拍。

“那你想怎么办?”

“不如这样,少天大大,我们好好谈谈呗。”

“谈什么?”

“恋爱。”

“......”

黄少天感觉自己脑袋有点当机,而那边叶修又继续道。

“这么说吧,我也喜欢你,少天儿,要不要处个对象看看?”

这时,外面正好闪过一道闪电,照的蓝雨宿舍内亮如白昼,也衬得床边那个人的笑靥更加明亮,宛如冬日里明媚的艳阳,他的嘴唇颤动着,好像在说——

“当然。”

——————————END——————————————

【叶黄】送你一束蓝玫瑰


 #本来是七夕贺文,但是在学校里写完没发,这回回来就发了吧#
     #文笔啥的...emmmm#
#叶黄已交往设定,时间轴上没有具体赛季设定#
      #ooc有#
      #这里宿雪,好了就酱#

  大街上,商家早早把店面装饰了起来,临街摆上花,巧克力,然后借着节日推出各种打折促销活动。叶修推开一家花店的门,对着种类繁多的花陷入沉思,他拿起了一束红玫瑰,走到门口,想了想又折回来换了一束蓝玫瑰。

   蓝玫瑰好像更配他吧。

     叶修这样想着。

   况且送红玫瑰的话他的小朋友不知道会不会红着脸调侃他又不是女生送什么红玫瑰。
  
   这样想着,叶修不禁勾了勾嘴角。

   今天是七夕,也是夏休期的末尾,因为刚回蓝雨也没什么事儿,黄少天坐在蓝雨宿舍随意打开了一台电脑却不知道干什么,只是盯着屏幕发呆。

   随意点开一个网页,网页上就弹出了一大堆有关七夕的活动弹窗。

   是啊,今天是七夕,他应该给另一半,他的爱人送点什么,可是送什么好呢?巧克力?太小姑娘家了。领带?明显叶修并不需要这个,送给叶秋还差不多。他在脑内思索了许久,然而因为他们交往了,所有情侣能过的节日他都有送礼物,现在已经想不出什么新花样了。

   啧,想他堂堂荣耀剑圣,竟然需要为了七夕礼物这件事这样烦心。

   思及此,黄少天不由自主的点开那个浮在聊天信息栏顶部的与叶修的对话框,发了个简短的"在吗?"过去。然后意外的对方此时竟然手机在线,并且很快进行了回复。

-少天大大,啥事啊?

后面还跟了个看起来略欠扁的叼烟表情。

-我去,真难得老叶你竟然手机在线啊,你这话说的,没事就不能找你了?

-哪能啊,少天大大给我发消息,哥高兴还来不及,不过少天大大这是想哥了?

-去去去,真自恋,敢要点脸不。

-不想我?

-你这么一说,好吧,其实是有点。

然后好长一阵叶修都没回复,黄少天感觉有点奇怪,给叶修发了个戳一戳过去。

-老叶,还在吗?

-在着呢,少天大大还记得今天什么日子吗?

-记着呢记着呢,我记性不差的,怎么?对象不在身边被闪瞎了眼吧哈哈哈哈哈哈,七夕快乐吧老叶。

-那可不得闪瞎眼,所以我这不是来找我对象了吗。

-什么意思?

-看你们宿舍楼下。

  黄少天打开房间的窗户,就看到他们蓝雨楼下有个人捧着一束蓝玫瑰,逆着光站着,虽然逆着光看不太清他的脸,但是可以很明显的猜到那人在笑。

黄少天立刻跑下楼来,那人看到黄少天后,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呦,少天大大,哥亲自给你送花,感动不?"

"去去去,我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粉丝送的礼物都能从蓝雨堆到你们兴欣网吧门口,哪还缺人送花。"

"是是是,我们少天大大可厉害了。"

  叶修看了看那人在接过玫瑰后明显掩不住的喜悦的笑,锐利的小虎牙在阳光下似乎还闪闪的,柔软的金毛在蓝玫瑰绮丽的蓝色掩映下显得更加闪耀。
 
   看来没买错,是挺适合他的。

 
"那少天大大,哥的七夕礼物呢?"

  黄少天看着花思索了一会儿。

 
"不会是少天大大你没准备吧?没关系哥不介......"

  
"怎么可能没准备,你想多了老叶哈哈哈哈,"黄少天在叶修没说完时就打断了他的话。"你等着,这就给你。"

  然后,黄少天把花往怀里拢了拢,拉过叶修的领口,紧接着,叶修感觉自己的唇上覆盖上了两片软软的东西。

  刚开始叶修还有点懵,反应过来后等黄少天亲完准备撤退时,手按着他的后脑勺,更加激烈的亲了回去。

"操操操,叶修你小心点.....唔......花......"

  这个吻持续了挺长时间,两个人分开后边喘口气边笑盈盈的看着对方。

  那束蓝玫瑰不多不少,刚好十二支,寓意着我对你的爱会与日俱增,只会愈加浓烈,宛如烈酒,回味无穷。

  "叶修你亲够了没?"

"没有,永远不会够的。"

一一一少天大大,我爱你。

      我也是。

一一一一END一一一

【伞修橙】夏虫不语冰

   #这篇文约成文于三个月前,我还没有仔细拜读过原著时#
     #私设有,与原著有些出入#
     #不明显的伞修橙,但确实是,这里主叶橙#
     #ooc有,不喜误入#
     #这里宿雪,就酱#

  这天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普通夏日午后,苏沐橙难得的抽闲整理了一下东西,边整理她边回顾着这一年发生的事。

  太多了。是啊,这一年发生的事太多了,从叶修复出,成立兴欣战队,到她和俱乐部大吵了一架,最后合约到期,她如愿以偿的回到了那个人的身边,继续专心的跑她的龙套......无论如何,她最后还是回到了那个人身边。至于做什么,她无所谓,从一开始,她也只不过是想要在那两个人身边专心跑跑龙套,打打杂,至于成为职业选手那都是后话了。

  
   想到这里,苏沐橙的手忽然一滞,因为她看到了一张旧照片。她小心翼翼的从笔记本中抽出那张照片,凝视着照片,她不由得愣了半响。

  那照片清晰是三个人的合照,居中的是15岁的苏沐橙。那时她还小,尚有着少女的稚气,很开心挽着身边两个人的胳膊,左边的是叶修,右边的是苏沐秋。苏沐橙的目光在苏沐秋那里停了好久,最后似叹息般的轻喃出声。

   "哥哥......"

 
  苏沐秋本应该是荣耀史上最璀璨的一颗明星。可惜,所谓命运大概总喜欢将美好的东西破坏掉,空留余世的人望着长长看不到尽头的路彷徨,一遍又一遍吧。

  那是苏沐橙记忆里最难熬的夏天。那年夏天她挚爱的哥哥因车祸去世了。

  苏沐秋的去世来得很突然,所有人都没有准备。苏沐橙别着洁白的丧花,红着眼圈一直看着苏沐秋的棺材,不让人抬走,好像这样他的哥哥或许就会重新对她微笑一样。叶修在一旁不停的抽着烟,一根又一根。自苏沐秋去世,他就开始经常这样一个人默默不停的抽着烟,苏沐橙之后想试着让他戒掉,可都以失败告终了。
 

  叶修掐掉了烟,上前抱住了苏沐橙,苏沐橙还是在不断地念叨着"哥哥一定还没死,一定是在和她玩捉迷藏,一定会回来的。"

  "沐橙,"叶修叫回了她的神智,然后以一种哀伤的口吻说出已不会变的事实。

  "该让沐秋上路了,他已经......不会再回来了。"

  不会再回来了?

   听了这话,苏沐橙一愣,然后她趴在叶修肩上,禁不住狠狠的哭了出来。

   那之后,便只有她和叶修了。

   苏沐橙似是叹息的摇了摇头,把照片收好,收拾完东西却是毫不犹豫的去了一个地方。到了那里,苏沐橙却是意外的看到了某个熟悉的身影。

   "叶修?来了啊。"

   此时的叶修正凝视着正前方的一块墓碑,似乎想什么事情想的入迷,连苏沐橙的话也忘了接。苏沐橙知道叶修在凝视谁,因为她此时也在凝视着那个人。她的哥哥,叶修的挚友,苏沐秋。

  可惜此时的苏沐秋早已是一张黑白相片,连他的音容笑貌也恐怕熟悉他的叶修和苏沐橙也记不全了。毕竟,已经好多年过去了。

  时间,有的时候总是平白无故的那么残忍,它把一切事物撕的支离破碎,却只让叶修和苏沐橙记得苏沐秋的好。

  为什么一声不吭就离开了呢?

  这个问题不只是苏沐橙和叶修,所有认识苏沐秋的人都有类似的感叹,可是谁又能给出个确切的答案呢?毕竟命运这种事就像明天会遇到什么人,哪颗星星会突然消失于苍茫的宇宙一样不可测。

  前一刻还兴高采烈的说着要一起玩荣耀到永远的人,下一刻却传来噩耗,永远无法再履行许下的承诺。

  "沐橙,好巧啊。"

  叶修回过神,回了苏沐橙一句。

   "是啊,好巧。"

  苏沐橙也回了叶修一句,随后便一起噤声看向苏沐秋的安眠之所,两个人作为荣耀最佳搭档,默契自然是不用说,此时能一同站在这里,其实也是心照不宣的一种体现。

   "哥哥他已经走了很久了啊。"

    "是啊,十年了。"

    "这十年来,我刚开始的时候还会想,要是哥哥在,荣耀会是什么样子的,我们又会是什么样子的,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苏沐秋在的话,比赛会是什么样子的,他们又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这个问题叶修又哪里没有想过呢?其实他将那人留下来的千机伞再次提出来淬炼、研究,又何尝不是带着纪念那人的因素,让那人至少有在世过的痕迹呢。

  可惜夏虫不语冰,只能活一个夏天的虫子没有权利去谈论只在冬天才会有的冰。在十八岁那年夏天生命戛然而止的苏沐秋没有能力、也没有办法再去参与叶修与苏沐橙接下来的人生,毕竟,夏虫不语冰。

  我们还可以经过无数次的四季轮回,却再也等不到曾经那个可以与我们同行的人。

  "沐橙,走吧,回战队。"

  "好。"

  苏沐秋走了,可他们还在,这回他们一定要好好把握住彼此,再也不会那样突兀的失去了。已经化为天使的哥哥一定在天上为他们看清前方的道路,并衷心的为他们祈祷。

  这一次,无论前方有多么凶险,他们都不再是一个人了。

一一一一一END一一一一一


看到b萌决赛图片我就用百度上的合成软件随手这么一合( ´▽` )

【年龄当作是老叶过完生日了而天天还没过所以没按过完了的年龄差算】

.

【东楻】消逝·舜

#食用须知#
#这是刷完荆棘王冠之后产生的脑洞,算是我对文案的补充以及自行编撰的延伸,总之除了文案那一部分,其余纯粹是我瞎几把乱扯(๑•ี_เ•ี๑)另外我并没看过时之歌的官方小说,所以看过的不要介意,好了,就这样√#
#顺便这里苍苍,是东、北两国混血( ´▽` )#
.
.
.
.
.
.
.
.  我是舜·欧德文。
.
. 我是东楻之国的大皇子。
.
.我与我的妹妹弥幽一同长大。
.
.王宫里总是充满勾心斗角。
.
.一一但她是我最亲的亲人。
.
.那一天,父王在王座之上,他神色庄严,他说:"舜,你将会是东楻有史以来最好的王。"
.
.可我不明白,为什么不可以是弥幽。
.
.天启仪式那一天,我将弥幽护在身后,等待着所谓的神临。
.
.我想我一生都忘不了这一幕......
.
.我唯一的妹妹,高高悬浮在我面前,那如薄纱般紫色的神光缠绕住了她,并四散开来,将整个天启神殿都披上那迷幻的色彩。
.
.隐隐约约的图案从神光中浮现,那与我妹妹面容交替着的场景,似乎是四国的末日。
.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神临。
.
.我的妹妹在天启仪式结束后紧紧抱住我,她哽咽着说:"哥哥,那些场景......太可怕了。"我拍拍她的背安慰她,我知道这对一个小姑娘来说实在太沉重了。
.
.后来我听到冕下向外宣布我才是天启之子时,我当场就震惊了,我质问父王,明明被神临者是弥幽,为何说是我。
.
.面对我的质问,父王诡异的沉默。最终他只是说:"......等你继位之时,自然会懂。"
.
.后来我把她送出了宫。
.
.我不知道把她送出宫是不是对的。但不这样做,面对那些恶意,我又该如何保护她?
.
.可是她失去了记忆,我不知道为什么。
.
.我想找到冕下询问,但他始终不见人影。
.
.我甚至怀疑他在躲着我......
.
.我问尽远,但他也不知道......
.
.是我对不起她......
.
.我有时会想,如果当时那场预言是善意的,被指定为继承人的是否就会是弥幽?
.
.但我没有再问,我知道没人会给我答案,
我只是静静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静静守护着她......
.
.在我拥有足够的力量之前,我必须忍耐。
.
.直到真相来临的时刻,我才发现一切不过是腐朽制度的陪葬品罢了。
.
."天启乃我国国本,质疑天启岂非谋逆?”
那些雍容的大臣那样说着。"
.
."阁老这把年纪了,还靠街巷传言来决策朝政。若传出去了,也算一桩美谈。"我回敬他,然而随后一帮大臣却选择站在我的对立面。
.
."你们一帮朝廷重臣,不务正业,却偏要非议我皇家机密,谁才是不识大局!"
.
.我说完后,听到他们在下面窃窃私语,其中不时夹杂着"妖女"之类的词。
.
·一一.......妖女?
.
."荒缪,妖女之说实属无稽,若无证据,谁敢再言?"
.
.我这样说了之后朝廷立马安静了下来。
.
."从前任由你们胡闹,但今天......休想孤再妥协!"我拂袖离去。
.
.一一那明明是我唯一的妹妹啊 !
.
.怎么能任他人污蔑 !
.
.之后我换了身便服,在将要出门时被一人拦住。我并不认识他,他打量了我一番。
.
."皇子殿下要穿成这样出去?"
.
."孤此番是前去查案的,难道要穿着朝服四处招摇吗?"
.
.他听了之后嗤之以鼻。
.
."奉劝你一句,莫做出头鸟,被人利用尚且自甘。"末了,他又添了一句。"真相本来就已经明了,殿下又哪里会知道真相呢。"
.
.我同样嗤之以鼻。
.
."真相?孤教你们知道什么是真相!孤命定承天,敢有不服者,尽可一试 !"
.
.那之后我便踏上了寻找真相的漫长旅途。
.
.当真相真的来临的那一刻,我才发现真相远远没有我想象的那样简单......
.
.我不知道面对这样的真相该如何保护她。
.
.也许是我无能吧。
.
.四国的灾难终于来临。
.
.曾经是东楻骄傲的幻光花散发着妖冶的光芒,巨大的树木狂舞着枝蔓,无数子民殒命于此。我在慌乱的人群中寻找着她。
.
."星星......陨落......原来这就是我应该做的吗?"
.
.我听见弥幽这样对天空问道。
.
."那么,我不会在逃避了。"
.
.我听到她自己做了回答,然后我看见从她的身上迸发出了紫色的光芒。那紫光犹如薄纱缠绕着她,随即向四周扩散,将整个东楻披上同样的光彩。这一切都犹如天启仪式那天一样。然后她开始悬浮,我冲过去抱住她。
.
.我不知道她自问自答了些什么,但是我想尽我的能力保护她,即使这是站在神明的对立面。
.
.一一她是我这世上最亲的亲人。
.
.可是我看到弥幽转过身来,她微笑着对我说:"哥哥,放我走吧。"
.
."不 !为什么?"为什么必须是你?
.
.她没有说话,只是温柔的笑笑。
.
.我哽咽了。"一定要走吗?"
.
."哥哥,这是我的使命。"
.
.然后我放开了她,看着她高高悬浮在我面前,从她身上迸发出来的紫光,扩散,扩散,我想大概整个维尔哈伦大陆都被披上了这紫色的神光吧。
.
.在这紫色的神光之下我不知何时昏睡了过去,隐约在昏睡前好像听到弥幽在我耳边说:"哥哥,我要走了,但是你不用担心,以后想念我的时候,你可以看看幻光花,听听风的声音。"
.
.当我醒来时,灾难已经过去了,灾后幸存的人们正在重建家园,而我的妹妹已不见踪影。
.
.后来我们重建了东楻,我颁布了新的历法,将不必要的东西去除掉,东楻上下再一次散发出勃勃生机。
.
.可是却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
.我也试图寻找过她,可每一次都无功而返。我每次听到风吹过树林的声音时,总会想到她温柔的呢喃,每次看到幻光花在风中摇曳时,总会想到她亲切的笑脸。
.
.后来云轩大祭司找到我,他奉劝我不要再去找她了,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她大概已经成为新的神了。
.
.成为神?
.
.曾经设想过的内容被证实的那一刻,我的心里五味杂陈,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
.之后,又经过了漫长的时光。漫长的,我也不清楚有什么东西悄然消逝在了时光里。
.
.偶然一次在批阅奏折时撇到一抹熟悉的紫色身影,然而想要再去寻时,却了无踪迹。
.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当初被神临的是我,又会怎么样呢?
.
.或许之后的一切都不会发生?又或者......
.
.但是,或许这一切都是命运吧,而所谓命运,又要去何处讨要呢。
.
.END

一张渣指绘mabel,参考着原作一张图画的,啊啊,总之就是渣